游戏传奇首页
游戏我的天下首页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0月27日 21.0°C-29.1°C
澳元 : 人民币=4.8
悉尼

“混合式工作”的前景与焦虑:为什么老板会抵触居家办公?(下)

2021-07-29 来源: 36氪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疫情袭来,许多公司选择远程办公,允许员工在家工作。随着我们开始回到办公室,你是否发现自己之前熟悉的办公室悄无声息地发生了变化呢?“混合工作”模式悄然升起,异地协同工作与面对面工作结合起来,但事实远不如字面所看到的那样简单,员工和老板对未来充满希望,但同时又不可避免地伴随着焦虑,那么未来会是怎样呢?让我们拭目以待。本文编译自Future,原文标题为Hybrid Anxiety and Hybrid Optimism: The Near Future of Work,作者Rajiv Ayyangar。

相关文章:

“混合式工作”的前景与焦虑:为什么老板会抵触居家办公?(上)

发挥存在感的作用

多人模式的应用程序可以提供一种存在感,这是一种对队友活动及在线情况的实时、直观感知。然而,存在感并不局限于多人模式。社会临场感理论是20世纪70年代兴起的一个研究领域,它研究的是在利用不同媒体进行沟通过程中,一个人对他人的感知程度;在这种情况下,“存在感”主要关注面对面交流和电话交流的区别。在虚拟现实中,“存在感”一直被当作一个艺术术语来讨论——极难找到或得到的东西,即用户对技术这一概念的意识逐渐消失,产生一种完全沉浸在虚拟世界中貌似真实的感觉。

在工作场所,存在不等同于现实;它能让你对团队的自然编排、节奏和脉搏产生熟悉的感觉。这一切的发生都不需要有什么信号或暗示,而是心照不宣的:当我看到两个同事在白板前聊天时,我知道他们在进行头脑风暴(我也可以参加)。当我看到维维和拉姆还在会议室里讨论时,我就明白为什么维维跟我见面的时候迟到了。当我转身看到维拉戴着耳机写代码时,工作场所的存在感让我知道我需要等一下再问她我的问题。

存在感对于混合工作模式至关重要。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从Buffer的年度调查中我们得知,多年来,“孤独”和“沟通”——存在感直接要解决的两个难题——一直是远程工作者最关心的两个问题。在远程1.0阶段中,我们依赖聊天,而像Slack这样的聊天工具提供一种近似的存在感(一种自定义状态,一个绿点),实际上,为了非同步的消息能够传递,人们总是在线。如果你的状态显示为灰色(“离开”),我仍然会在Slack上给你发消息,因为我知道你最终会得到它的。在这种模式下,“存在感”实际上毫无意义,因为员工总是在线,但同时又不是随时随地都在线,因此,你很难与团队保持联系,但也很难脱离工作。

在远程2.0阶段,一波新的工具正在整合各种能体现存在感的信号,而不仅仅是“在办公室”、“在工作”、“在线”、“断开连接”等等。“近距离聊天”应用程序和虚拟办公室慢慢兴起,其存在感要比之前的电话会议更强。

说到建立线上存在感,需要牢记一些关键的技术考量和即将到来的转变:

地域感。工作场所的存在感需要构建一个虚拟的“第三方”区域——一种与队友接近的感觉,一种归属感。Discord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它已经不仅仅是一款应用程序或一种交流工具,而是一个用户可以与朋友放松休闲的好去处。

“始终在线”作为交流互动的启用条件。远程 2.0阶段的工具侧重于在复杂而又繁琐的“始终在线”方面下功夫(扩展的Zoom调用)或前面描述的现在看起来毫无意义的状态信号,远程3.0阶段的工具简单易操作得多。Discord同样具有指导意义:Kwok观察到平台的活跃用户倾向于一直使用它——即使他们不玩游戏的时候——因为“这是一种与朋友共处的被动方式”。但这并不复杂(就像一个延长的电话会议),而且它可以让更多人轻松加入,扩大了多人模式的社交面(这也是工作场所可以从游戏世界中学到的)。

人工智能视频压缩。在日益全球化的劳动力需求和越来越大的群视频通话需求的推动下,改进视频压缩编解码器以在低带宽网络中更高效的压力巨大。追求效率很快就碰到了其自然编码的极限:编码的不是我们的面部图像,而是我们的面部表情本身(比如用Memoji 进行FaceTime视频童话或deepfake换脸技术,但都是你自己的脸)。尽管我们离成功还差很大一截,但目前也取得了一些成就(如Nvidia Maxine视频会议平台及其他类似软件)。这带来了一些新的可能性:我们可以轻松地改变自己的外表;即使在最糟糕的网络条件下,我们也能有清晰的视频聊天(人工智能压缩可以将带宽减少几个数量级);不需要摄像机,人工智能就可以根据你的语调构建面部表情。随着这些技术的发展,我们对存在感的概念将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发生变化。

不过,要想使混合模式下的存在感无缝衔接,我们仍面临着许多问题。谁在家,但又有空?如果你开启了远程会话,那么该如何把办公室里的人也拉进来呢?相反,如果你在办公室开始了一场茶水间的闲聊,又该怎么把远程的队友也拉进来呢?关键是,我们如何在尊重隐私的同时创造存在感?随着我们的认知不断发展和工作场所技术的提升,它将解锁更多自然的、实时的互动模式,这反过来将极大地提高混合型办公室的实时协作和生产力。未来是同步的。

未来不是异步的,是同步的

对于一些业内人士来说,严格的异步工作——采用流程和文档实践来最大程度地减少或完全消除实时通信——显然很有吸引力。正如前面提到的,完全异步是一种文化转变,而这是任何企业都很难成功实现的。我不认为这是可行的:我们是通过交谈来建立信任的社会生物(稍后会讲),坦率地说,对异步工作的偏爱可能是受笨拙且不可靠的远程1.0工具的影响,而并不是我们的本意。

疫情似乎已经解决了这个争论:当疫情爆发时,远程工作已经开始加入更多的同步通信,部分是由于音频视频技术的改进和多人应用程序的兴起。过去一年的走向不是放弃同步通信,而是更加依赖它。

当然,混合工作依赖同步性;然而,在进行转换时,我们需要加入一些异步工作模式下的有用元素。

支持异步工作的一个论点是,它方便了开发人员和其他信息工作者进行全神贯注的、独立的工作。例如,经典的创造者vs.管理者困境(它主张明确区分两种时间表和模式,并要求在不切换上下文的情况下投入大量时间)。

现实情况是,大多数高绩效团队都需要折中创造者和管理者的日程安排,在速度、一致性和创造力中混合同步和异步模式。在2016年的一项研究中,克里斯托弗·里德尔(Christoph Riedl)和安妮塔·威廉姆斯·伍利(Anita Williams Woolley)将创造力和执行力的最佳沟通节奏定义为“突发性”(即快速沟通与不间断的独立工作的结合)。在对52个软件团队进行的随机对照试验中,他们发现,最高效的团队使用了突发式沟通,并易于“带来更好的结果”。里德尔和伍利观察到:“人们通常认为持续的沟通是最有效的,但实际上,我们发现,快速的沟通,然后是较长的沉默,是成功团队的标志。”

这里有一个恰当的比喻:如果我们把企业看作一个有生命的生物体,好的异步操作(例如,文档、项目管理、Slack etiquette)就像长期记忆——对于秩序和一致性是必要的;同步操作(如语音和视频通话、实时协作)就像中枢神经系统——对于速度和创造力至关重要。两者都是必不可少的。

信任就是一切

同步通信建立信任,而信任就是速度,这是了解混合模型中组织动态的最佳视角。

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的研究人员在2001年的《在那儿与看那儿:通过视频的信任》(Being there versus see there: Trust via video)中通过衡量社交困境游戏中的平均回报,展示了群体信任是如何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建立的。请注意,音频和视频达到了面对面的信任水平,而聊天从来没有心理安全感,大致可理解为“群体信任”,是被研究得最充分的高效团队的社会动力。这一现象由哈佛商学院的Amy Edmondson提出,谷歌对其进行了广泛研究,发现它是团队效率的关键因素,因为它创造了一种环境,让团队成员可以表达自己的想法,而不必担心遭到反对。

高信任度的环境是混合型办公室成功的关键;然而,混合型办公室给建立信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虽然有各种迹象表明,远程信任可以成功被建立,但在实体办公室工作的人可能比远程同事更快地建立信任。同样,这种不对称——以及它为那些远程工作的人带来的焦虑——是混合工作在前进过程中需要克服的许多障碍之一。

未来的混合工作模式

看一下我们在混合工作模式方面的技术准备情况:某些难题很快就会得到解决,比如如何进行混合调用等技术性问题。规划工作场所的生产能力、创建混合团队的存在感、开启茶水间对话以及避免“二等公民”问题所带来的问题已经有了解决方案,但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得到广泛解决。

有很多新技术即将出现,但我们不确定它们将如何发挥作用。以虚拟现实为例:它会将虚拟协作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吗?虽然像Spatial这样的协同办公软件前景广阔,但通常情况下我们并不喜欢在不适合单人模式工作的平台上进行合作。就像Figma的成功取决于生活在Figma的设计师,无论他们是否合作,VR的成功取决于我们是否默认使用VR工作,这还有待观察。

撇开协作关注的是人际关系这一点不说,在虚拟环境中,我们愿意交流的程度有上限吗?如果有,技术可能已经将其打破:日本Tonari公司正在创造一堵虚拟墙,你可以通过它招手,眼神交流,进行自然的对话;谷歌的Starline项目是一个“神奇的窗口”,它使用计算机图形来创建眼神交流,以提高存在感。我们会把这些努力看作是增强人际关系的带宽,还是它们会成为仿真的过去式,被新的更好的连接形式所取代?

到目前为止,当涉及到人际关系的技术时,很多公司所关注的是我们可以称之为“协作带宽”的东西:一起工作的速度、质量和效率。然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获得了更多的“人际带宽”,这使我们感到联系紧密,从而建立起更牢固的关系。我们可以通过建立信任的速度来衡量人际关系的带宽——回到“在那儿”和“看那儿”的概念上——这也是沟通渠道的丰富性至关重要的地方。诸如眼神交流、等待时间、音频甚至触摸等因素都是必不可少的。

虽然细节可能仍然模糊,但我们可以大致勾勒出一间成功的混合办公室是什么样的:那些远程办公的员工将能够接触到面对面协作的流程;你会回想起上次的会议、协作会议或自发的谈话,而无法回忆起哪些队友当时在办公室,哪些不在。

当然,办公室本身——一个在非常不同的、以工厂为中心的时代形成的产物——将发生变化:它将更像是一个聚会场所或创意工作室,而不是朝九晚五的义务。未来的办公室将围绕如何实现最佳的面对面工作而重新架构。在这个混合调整阶段,肯定会有许多错误的、昂贵的实验来创建不必要的“远程友好型”办公功能,但最终,我们会获得一个好的结果。

随着虚拟办公室和实体办公室的合并,有一件事是肯定的:知识型员工的自由度和灵活性将得到提升,即使我们在此过程中克服了其他文化挑战。我们将更接近能够在任何地方工作的愿景,在“工作”这个词最完整的意义上——不仅仅是个人贡献,而且是协作、领导、创造、连接、包含和被包含。

译者:秀儿妈

转载声明: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今日澳洲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content@sydneytoday.com。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