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传奇首页
游戏我的天下首页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0月27日 20.8°C-29.8°C
澳元 : 人民币=4.8
悉尼

华为悄悄投资了40家芯片企业

2021-07-09 来源: cnBeta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访问:

华为商城

投资回报上,哈勃投资亦收获颇丰。

2019年5月,集成电路设计企业思瑞浦原股东与哈勃投资签署《投资协议》,后者认购金额合计7200万元,单价32.13元/股。紧接着,2019年12月,思瑞浦完成第三次股份转让、第三次增资,哈勃投资占股数量达到479.9万股。2020年9月,思瑞浦正式登陆科创板,截至7月9日午间休盘,思瑞浦股价超过628元,总市值超500亿元,按此计算,目前哈勃投资已获超30倍回报,达20多亿元。

对于年利润达646亿元的华为来说,20亿元似乎有点儿九牛一毛,但就从单个投资项目的回报来看不容小觑。除此以外,在哈勃投资长长的投资名单上,苏州长光华芯广电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江苏灿勤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均已获上交所上市受理。

很大程度上,哈勃的多标的与快节奏源于整个芯片产业的发展。

2018年,一家名不见经转的CMOS图像传感器芯片供应商摆在联想创投合伙人王光熙面前,那时芯片投资主线还在低端上,王光熙也只有一个模糊的概念——“要去投一些与创新相关的芯片”。两年后,这家名叫思特威的公司“熬”出头,2020年8月哈勃投资入资,而后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也来了,在短短两个月中滚动三轮。

据《2020年中国半导体行业投资解读》显示,2020年成为中国半导体一级市场有史以来投资额最多的一年,投资金额超过1400亿元,相比2019年增长近4倍。热钱不断滚向创业者,企业数量水涨船高,截止到2020年9月1日,国内半导体企业数量累计超过5万家。

但在屡获回报的同时,哈勃投资也颇有争议。有人称其在投资创业公司时极为强势。此外,原本布局芯片产业的期望也被认为有些“变味”。

来源:企查查

一名投资人感觉,华为如今的投资思路与最初已有些变化:“比如说小米战投,它就是把自己定位为财务投资人,顺便带着战略资源扶持,但哈勃投资是华为直属,有点让人看不懂到底是为产业,还是为财务回报。”

2021年5月31日,哈勃投资再度发生工商变更,公司注册资本由27亿元增加至30亿元,增幅为11.11%。这家由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100%持股、以美国第一巨型太空望远镜命名的投资机构,注册资本由最初的7亿元经过三次变更为30亿元。

上瘾的游戏

在芯片断供的背景下,国产芯片的进程日益加快。哈勃投资的成立背负着外界对华为在芯片产业的突破期待。

截至目前,哈勃投资的版图已涵盖了半导体材料、射频芯片、EDA(电子设计自动化)、测试、CIS图像传感器等多个细分领域。仅在芯片方面,据企查查数据,哈勃投资已经布局了思特威、杰华特微电子、裕太微电子、鲲游光电、好达电子、庆虹电子等多家企业,涉及安防芯片、射频芯片、光学芯片、模拟芯片、存储芯片等。

从产业链上来看,哈勃投资最新投资了光刻机光源供应商科益虹源,集成电路晶圆测试探针卡供应商强一半导体等,在卡脖子的EDA领域,则投资了九同方微电子、无锡飞谱电子、立芯软件、云道智造等企业。

在初略统计中,哈勃投资的动作一直紧紧围绕着半导体产业。一位曾与哈勃投资看过共同项目的投资人表示:“芯片种类非常多,我们统计过有近千种芯片。华为基本上围绕着它的主业布局一些芯片,包括射频、5G还有一些光通讯,因为华为云需要光通信相关的芯片。”

来源:企查查

但这种相关性,并不等于哈勃投资放弃了财务回报。

“早期来看哈勃投资是认认真真在扶持产业。”长期关注芯片赛道的投资人刘霄认为,但如今它不再仅仅是扶持产业,“从哈勃投资的投资范围可以看出他们到底是在做产业的扶持还是更多地在‘摘桃子’。”

刘霄认为,哈勃投资不再仅仅是扶持产业的一个明显“证据”是,“在滤波器里面,国内的SAW滤波器技术已经非常成熟了,并不需要哈勃投资再投钱进去,但它2021年初便投资了SAW滤波器代表厂商好达电子,反而运用在4G、5G技术中更缺钱的BAW滤波器,哈勃却没有投。”现实是,前者快速上市的机率更大。

财务与产业扶持之间的动态平衡似乎有些难以保持。曾有接近华为的业内人士对AI财经社评价哈勃投资的定位“可以理解为赚钱加产业,双轮驱动。”

一方面是对投资企业的选择让哈勃投资颇受非议,另一方面则是与被投企业的“微妙关系”。

2020年4月,在灿勤科技冲刺科创板前夕,哈勃投资与该公司全体股东签署《江苏灿勤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投资协议》,约定以1.1亿元受让公司控股股东灿勤管理持有的1375万股股份。股权转让完成后,哈勃投资持有灿勤科技4.58%的股份,灿勤管理则持有灿勤科技49.14%的股份。

灿勤科技是华为5G宏基站滤波器的第一大供应商。灿勤科技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灿勤科技来自华为的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0.67%、50.87%、91.34%和92.68%。和灿勤科技类似,一家哈勃投资的芯片企业创始人许磊也告诉《中国企业家》,在接受哈勃投资前,华为本身已经是该公司重要的客户。

刘霄认为哈勃投资是比较强势的,他总结哈勃投资的策略是:“如果你不让我进,就投你的竞争对手。”

2020年12月,哈勃投资投资了EDA九同方微电子有限公司。但在投资九同方之前,华为是与国内最强的EDA企业华大九天合作,有消息称,由于华大九天的股东CEC(中国电子)并不同意华为入股,华为从而转投了非常愿意接受华为投资的九同方。

但许磊认为用“强势”来形容哈勃与被投企业的关系有失公允:“至少到目前为止,我还未感受到有限制,反而得益于华为的质量体系和规格,公司的产品得到了提升。”

在火爆的芯片投资背景中,刘霄感慨:“只要一沾资本这种空手套白狼的游戏,就很难‘戒毒’了。”不过,许磊也并不赞同这种说法,在他看来,经过一年多合作下来,哈勃的风格依然还是“产业投资”。

从某种程度来说,哈勃试图扮演的角色的确难以辨别。

十年前被叫停的投资

早在2006年,华为曾以17亿元的价格收购港湾科技。 在随后的十几年间,华为又投资超过15家企业,但多集中于国外。 不过华为海外收购路坎坷不断,多次在美国收购失败,如收购3Com、3Leaf、2Wire等。 国内,华为曾在朱波主导华为互联网业务部时投下昆仑万维、暴风影音、趣游等项目。

不过,2011年10月,在内部极其看好投资业务时,风险投资在华为被叫停,相关团队被解散,原因是,华为强调投资要聚焦主业。

对于投资,华为一直遵循着《华为基本法》中的规则,其第三十七条规定,“我们中短期的投资战略仍坚持产品投资为主,以期最大限度地集中资源,迅速增强公司的技术实力、市场地位和管理能力……我们不从事任何分散公司资源和高层管理精力的非相关多元化经营。”

在华为此前的众多投资案例中,最为人熟知的是创造36个涨停板的暴风影音。2015年暴风影音上市,股价从最低的9.43元一路上涨到327.01元,被誉为当年第一妖股。如此表现,让坊间在议论中将其与华为联系在一起。据AI财经社报道,当时,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对此非常震怒。

暴风影音后来的故事大家也是有目共睹了:2020年11月18日,深交所发布公告称于当日终止为暴风集团提供证券交易所市场的A股登记服务,为曾经的“股王”暴风影音的A股生涯正式画上句号,而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被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华为一直强调聚焦主业,对边界一词推崇至极。如今,对哈勃投资的“重命名”似乎也在力求保持一种“亲疏”关系,而这种距离也让投资决策更具效率。

接近华为人士曾对媒体分析,此前华为的投资和并购都与公司发展方向密切相关,需要EMT(经营管理团队)来进行把关,而现在哈勃投资所进行的投资更为分散,因此将这种权力下放,有利于迅速出击。许磊回忆,与哈勃投资沟通的过程极快,整个投资过程从接触到正式打款,不过一两个月时间。

的确,哈勃投资的投资速度越来越快。据企查查数据,2021年过半,哈勃已经投资12家企业,而2020年全年这个数字为17,2019年这个数字还仅是个位数。

哈勃投资最近的一笔投资发生在6月初,入股光刻机制造商科益虹源。科益虹源由中国科学院微电子所、亦庄国投、国科科仪等共同出资设立,是国内唯一、全球第三家具备193nm ArF准分子激光技术研究和产品化的公司,也是国内光刻机厂商上海微电子的光源系统供应商。从这一点来看,在追求快速的财务回报时,很难说哈勃不再涉足半导体产业链的关键环节。

在这场芯片替代的浩荡历史进程中,手段与方法是不确定的,哈勃或许存在争议。但一个确定的信号是,一家脱胎于大公司的新投资系正在形成,始于半导体。

转载声明: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今日澳洲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content@sydneytoday.com。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