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传奇首页
游戏我的天下首页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7月02日 10.3°C-12.6°C
澳元 : 人民币=4.57
悉尼

塔利班统治下的阿富汗,“做女性仿佛是在犯罪”(组图)

1个月前 来源: BBC中文网 原文链接 评论6条

目前阿富汗执政的塔利班有代表在店里,监督店员卖什么,以及量身定做的服装长度是否合适。

“我很害怕。”索拉雅说。

。
索拉雅(Soraya)这周像往常一样去喀布尔西部的商店,情况却发生了变化。

5月7日,女性的脸进入塔利班最新限制规定,塔利班宣布女性在公共场合必须戴覆盖全身的面纱,这是几十年来第一次。塔利班官员称戴面纱的法令是"建议",但对不遵守的人提出了一系列逐步升级的具体措施。

小企业主索拉雅从来没有想过她会被要求穿罩袍,就像塔利班在20世纪90年代第一次执政时强制穿的那样。

“街上的人走近我,让我把脸遮起来,这让我很伤心,”她这样描述购物时发生的事情。

“就连我拜访的裁缝都让我在跟他们说话前,把脸遮起来。”

。
塔利班实施了掌权来最严格的限制措施

塔利班2021年8月重新掌权以来,发布了各种限制妇女自由的法令:禁止她们在没有男性监护人的情况下从事政府工作、接受中等教育,以及旅行超过45英里(72公里)。

一些阿富汗妇女表示,有关使用面纱的法令是对她们人权的最新打压。

“在阿富汗,当女人就像是犯罪。”莎娜(Sana)说。她因为塔利班接管失去了工作,现在经济困难。

“他们给我选什么衣服并不重要,反正我不会离开我的家,这种情况是没有希望的。”

男性监护人

大多数阿富汗妇女已经穿着某种形式的希贾布,但新的限制要求妇女要么穿罩袍,要么穿完整的尼卡布,即遮住脸但不遮住眼睛。

她们的男监护人,通常是她们的男性近亲,必须监督她们的着装,否则他们可能会面临惩罚。他们可能会被传唤去会见部级官员,甚至可能被监禁三天或被送上法庭。

感受到了新规定的冲击,一些女性冒着安全风险发声。

本周,喀布尔的一个组织穿着传统的阿富汗服装,抗议新的着装规定。

“在过去的8个月里,塔利班除了检查我们的衣服外什么都没做,政治和经济不稳定,塔利班没有首先解决这些问题,”抗议者玛丽亚姆(Maryam)说。

。
阿富汗女性抗议塔利班着装规定。

一些抗议者告诉BBC,周二他们试图走上街头抗议时被塔利班官员拦住。

“他们让我在同一个地方站了两个小时,他们拿走了我的手机,威胁要把我们带到警察局,”哈吉拉(Hajira)说。

BBC阿富汗组联系塔利班就该事件发表评论,但没有收到回复。

街上的反抗

阿努沙(Anoushah)是喀布尔的一名女权活动家,她说她也决定表明自己的立场。

“颁布法令的第一天,我特意带着12岁的儿子穿着平常的衣服去了城里所有的地方,露出了我的脸。我想要遇到塔利班成员,挑战他们。”

谢赫巴(Sheikba)自称是无神论者,她誓要与任何要求她改变着装方式的势力作斗争,尽管她最近与当局发生了冲突。

在去大学的路上,她被一名塔利班官员拦下,因为她没有穿被视为正确的服装。

“我试着跟他理论,天气太热了,但他坚持要我把自己遮起来。”她说。

谢赫巴说,阿富汗社会中,在着装方面她一直感到要顺从的压力,包括来自家庭男性成员的压力。

“不同的是,我现在要在两条战线上作战,与家人和与塔利班官员,”她说。

“我很害怕,但我别无选择,只能反抗。”

旅行限制

这并不是她面临的唯一限制。谢赫巴最近因为没有男性陪同而被禁止登机去伊朗,尽管她获得了去伊朗学习的奖学金。

今年3月,塔利班出台了限制措施,禁止女性在没有男性陪同下, 登上国内和国际航班。

他们还表示,只能为有男性亲属陪同得女性提供长途公路旅行的交通工具。

“我试图向塔利班解释,我不能带任何人与我去伊朗,但他们不听。”

和她一样,费雷什特(Fereshtah)也担心自己的未来。她的父亲在她一岁时就去世了,现在家里没有男性监护人可能会限制她的行动。

。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为了获得外出工作的权利,她与家人斗争了很长时间。有一段时间,她有一份社工的工作,和姐姐一起参加会议。

“我曾希望大学毕业后能出国继续深造,攻读硕士学位,但现在我不抱希望了。”

大学的通知

本周,费雷什特收到了教授的通知,要求她和她的女同学遵守塔利班关于着装的新规定。

她说:“我会多穿点衣服,因为我担心如果他们来我家, 但不会像塔利班希望的穿那样多。”

Kandahar University courtyard
今年2月,阿富汗公立大学校园重新对男女学生开放。

但对她的一些同学来说,情况就不同了。

“她们告诉我,她们将戴上完整的面纱,因为她们的父亲已经警告过他们后果。”谢赫巴说。

赫拉特大学毕业生纳吉玛(Najma)认为,在妇女权利问题上,现在是国际社会采取更多行动的时候了, 给塔利班施压。

“这让我心碎,我感到很脆弱,因为我觉得我别无选择,只能遵守这些愚蠢的规则。”她说。

“我无法描述这种情况有多糟糕,他们给妇女和女孩施加压力,把我们关在笼子里。”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6)
森不可测 1个月前 回复
恐怖分子就是恐怖分子,说什么也洗不白,呵呵。
汪露西 1个月前 回复
加油吧
游园地 1个月前 回复
不至于吧
阿尼哈嘻呦 1个月前 回复
那还有这么多人信伊斯兰
陸I大軍 1个月前 回复
这就是伊斯兰教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