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传奇首页
游戏我的天下首页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1月26日 23.6°C-27.7°C
澳元 : 人民币=4.52
悉尼

阿富汗局势:缺钱缺药缺电困境下的分娩难题(图)

2021-09-22 来源: BBC中文网 原文链接 评论3条

几天前,拉比亚(Rabia)在阿富汗东部楠格哈尔省(Nangarhar)的一家小型医院生产,此刻她正抱着新生儿。她说:“这是我的第三个孩子,但(分娩)经历完全不同。这很可怕。”

在短短几周内,拉比亚分娩的医院已被夺走最基本的医疗条件:没有任何止痛剂可用,没有药品,也没有食物。

微信截图_20210922165721.png,0

43摄氏度的高温天气下,医院显得闷热难耐,电力也被切断,没有燃料让发电机发电。拉比亚的助产士阿比达(Abida)说:“我们流汗,跟洗澡一样。”她在黑暗中不知疲倦地工作,通过手机光亮接生婴儿。

“这是我最糟糕的工作经历之一,太痛苦了。塔利班掌权后,这就是我们在医院每晚和每天经历的故事。”

婴儿成功分娩,意味着拉比亚是幸运儿之一。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数据,阿富汗是世界上孕产妇和婴儿死亡率最高的国家之一,每1万次分娩有638名产妇死亡。

这种状况时常会更糟糕。美国2001年领导入侵后阿富汗在孕产妇和新生儿护理方面取得的进展正在迅速瓦解。

“现在有一种巨大的紧迫感和绝望感。”联合国人口基金会(UNFPA)执行主任纳塔利娅·卡内姆(Natalia Kanem)说,“我真的感受到这种压力。”

Afghan women in burkas, with baby, illustration

该基金会估计,如果不立即对妇女和女孩提供支持,从现在到2025年,可能会有51000名额外的产妇死亡,480万例意外怀孕,以及产生两倍于此的无法获得诊所生育计划服务的人。

阿富汗公共卫生局长瓦希德·马杰罗赫(Wahid Majrooh)医生说:“整个阿富汗的初级卫生设施正在崩溃......不幸的是,产妇死亡率和儿童死亡率都会上升。”他是上个月喀布尔沦陷后唯一留任的部长。他承诺为阿富汗人的健康而战,但面临一场艰难战斗。

这个内陆国家已与世界隔绝。外国军队撤离,塔利班上台导致外国援助被冻结,而外国援助为阿富汗的医疗系统提供了大量资金。包括美国和世卫组织等团体在内的西方捐助者指出,很难向塔利班输送资金和向混乱的喀布尔机场运送医疗用品。

拯救生命的物资和维护妇女生殖健康的药物供应受到严重影响。加上新冠疫情的影响,这个时间点的不幸被加倍放大。马杰罗赫医生说:“对于可能出现的第四波新冠疫情,我们没有任何准备。”

对阿比达所在的分娩医院来说,资金的冻结意味着无法提供救护车服务——他们没钱付油费。

“就在前几晚,一位母亲快要分娩。她太痛苦了,紧急要求救护车服务。我们不得不让她去找一辆出租车,但又没有出租车。当她终于设法找到一辆车时,已经太晚了。她在车里分娩,由于剧烈疼痛和极端高温,她昏迷了几个小时。我们不认为她能活下来。婴儿也处于非常危险的状态,而我们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供养她们母女。幸运的是,新生儿活了下来。在资金严重不足的医院住了三天后,这位母亲被迫出院了。”

联合国人口基金会的卡内姆博士说:“我们正夜以继日,加班加点工作,希望拼凑一个系统,但我们需要资金。”即使在过去几周的戏剧性事件发生之前,每两小时就有一名阿富汗妇女死于分娩。

Afghan birth centre, illustration

联合国人口基金会正在募集2920万美元(2110万英镑)的资金,作为联合国呼吁的6.06亿美元援助的一部分,来帮助挽救阿富汗妇女和女童的生命。它相信,鉴于对人道主义援助的迫切需求,联合国人口基金会将被给予安全通道运输重要的医疗和保健物品,并获准部署流动医疗诊所。

但该基金会担心,日益增长的童婚现象将进一步推高死亡率。还有额外的因素导致这个问题复杂化.比如不断上升的贫困水平,女孩失学,以及对武装分子与女孩或年轻少女之间的强迫婚姻。卡内姆博士说:“如果你是一位年轻母亲,你的生存几率会立即缩减。”

塔利班对妇女的新限制进一步削弱了本已脆弱的医疗保健系统。在阿富汗的许多地区,妇女不得不用面纱或罩袍遮住自己的脸。

但更令人担忧的是,有报告称,医院和诊所下令只允许女性工作人员照顾女性病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助产士告诉BBC,一名男医生单独为一名妇女看病后被殴打。

她说,在自己所在的阿富汗东部的一家医疗中心,“如果女性不能由女医生看病,男医生只能在有两个或更多人在场的情况下为其看病。”

妇女还被命令在没有“mahram”(男性亲属)陪同的情况下不得离家。

在楠格哈尔省怀孕五个月的扎尔米娜(Zarmina)说:“我丈夫很辛苦,他工作是为了养活孩子们,所以我为什么要让他和我一起去保健中心?”

阿比达说,要求男性陪护意味着,即使有助产士和少量资源的诊所,许多像扎尔米娜这样的妇女也不能参加重要体检。同样地,许多女性医疗工作者也不能工作。

据世卫组织统计,每1万名阿富汗人中拥有4.6名医生、护士和助产士,这比其认为的“严重短缺的门槛”低近五倍。鉴于塔利班掌权以来许多人已停止工作或逃离阿富汗,这个数字现在可能会更低。

8月下旬,塔利班要求女性医疗工作者返回工作岗位,“需要时间重建信任,以确保她们不会面临任何问题。”马杰罗医生说。

喀布尔的一位女性妇科医生纳比扎达(Nabizada)说:“一切都在一夜之间改变。”她在塔利班入城后辞职,极度想逃离喀布尔,并在机场外徒劳地等待了24小时。她的前同事要么设法逃离阿富汗,要么辞职留在家中以保安全。

Pregnant Afghan woman, illustration

“我的邻居怀孕35周,需要确定剖腹产的日期。但她的医生一直关机。她非常紧张和担心,一直没有感觉到胎动。”

公共医疗机构的工作人员至少有三个月没有领到工资。阿比达就是其中之一。然而,即使没有工资,她也希望再继续工作两个月。

“我决定为我们的病人和人民做这件事......但没有资金,不仅我们担心,我们的病人也担心。他们非常贫穷,”她说。

“阿富汗人听到很多关于战争伤亡的消息。但很少有人谈及和妇女和婴儿分娩有关的、原本可预防的死亡。”人权观察妇女权利部副主任希瑟·巴尔(Heather Barr)说。

在5月对喀布尔的访问中,她说一家医院试图通过削减其他一切开支来保证员工工资的顺利发放。许多产妇被迫自己购买分娩用品。

一位妇女花了大约26美元买手套、消毒液和导尿管等物品。巴尔说:“她已经花光所有积蓄,而且她面临的压力非常大,如果她需要进行剖腹产,就必须自己买手术刀。”

但现在,药品和医疗用品的匮乏意味着只能从私人医疗机构购买,许多阿富汗人无法负担。

“我看到其他孕妇在我们当地的诊所等了一整天,想买任何一种药品,但最后空手而归。”扎米娜说:“我宁愿在家里分娩也不愿去医院,因为那里没药,没设施。我很担心孩子的健康,也担心自己的健康。”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大约54.5%的阿富汗人口生活在国家贫困线以下,其中大多数在偏远地区。

“我们面对的是有极端需求的社区,而手中的资源却非常不足。我们正面临一场灾难性的卫生紧急情况。”洛迪医生(Lodi)说,他在赫拉特省西部的贫困和偏僻村庄治疗病人。自塔利班掌权以来,他的团队发现营养不良、贫血、精神健康障碍和分娩并发症在急剧增加。

28岁的莉娜说:“塔利班掌权之前,一家健康诊所在我怀孕期间诊断出我营养不良和贫血。”

塔利班控制该地区后,作为牧羊人的丈夫失去了工作。

由于钱不多,又害怕塔利班,莉娜没有再去诊所复诊,直到她的羊水破裂。

“丈夫用驴子把我带到那里。一名助产士处理了我的并发症,并让出生时体重较轻的婴儿活了下来,”她说。莉娜留在家里,“情况非常糟糕”,没有收入,不知道如何养活她的孩子。

许多阿富汗人担心,阿富汗的医疗危机正在加剧,并且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而一些最脆弱的人:例如孕妇、新手妈妈和幼儿所受的影响首当其冲。

阿比达说:“情况每天都在恶化,”作为助产士的她感到绝望,“没人知道我们会变成什么样。”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3)
www 2021-09-22 回复
这是要灭绝当地人类吗
茹影随锋 2021-09-22 回复
塔利班简直就是**不如
小少爷多情 2021-09-22 回复
阿富汗女人太可怜了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