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传奇首页
游戏我的天下首页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0月28日 23.5°C-34.1°C
澳元 : 人民币=4.8
悉尼

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在东南亚展开外交魅力攻势(组图)

2021-08-24 来源: BBC中文网 原文链接 评论6条

当美国副总统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在其东南亚之行的第二站抵达越南时,她可以庆幸飞抵的是河内,而不是南部更大的商业首都胡志明市。胡志明市的前身是西贡,在1975年以首个迫使美国屈辱撤退的叛乱领导人的名字重新命名。

卡玛拉·哈里斯
哈里斯希望加强美国与该地区盟友新加坡和越南的关系。

多年后,越南让人想起了美国的失败——在打击积重难返的当地叛乱的战争中投入金钱和生命,却徒劳无功。

今天的阿富汗和当时的越南有明显的相似之处,这已经够尴尬的了,更何况美国必须在最后一刻惊慌地撤离最后一个城市。

第三次会成功吗?

哈里斯副总统此次访问是拜登政府在东南亚展开外交魅力攻势的一部分。美国认为,东南亚对美国未来的繁荣和安全至关重要。拜登政府是第三届承诺重新关注该地区的美国政府。

奥巴马总统提出了“重返亚太”战略,旨在将美国的外交政策从中东转向亚太地区,而特朗普总统提出了“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战略,旨在挑战中国日益扩大的影响力。这两项战略都没有超出公众的宽泛认知,也没能扭转人们对美国威望不断下降的看法。

因此,在阿富汗出现令人尴尬的惨败之后,美国副总统有什么希望说服新加坡和越南的东道主,让他们认为拜登总统会做得更好呢?

在拜登政府上任前六个月里,拜登没有给任何东南亚国家的领导人打电话,他似乎更专注于重建与欧洲的关系,这引发了该地区的一些担忧。

但在过去两个月里,副国务卿温迪·谢尔曼(Wendy Sherman)和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Lloyd Austin)相继访问,表明美国现在对该地区的重视程度。

曼谷朱拉隆功大学(Chulalongkorn University)安全与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提蒂南•蓬苏迪拉克(Thitinan Pongsudhirak)教授表示:“从阿富汗撤军的方式严重损害了美国的信誉。”

“但从长远来看,这取决于他们下一步做什么。如果他们继续奥斯丁和哈里斯的访问,加强在该地区的疫苗外交,如果他们充分利用印度太平洋战略,这可能使拜登政府的外交政策更加集中,远离中东和不可能获胜的战争。”

最近捐赠的2300万剂新冠病毒疫苗给美国在东南亚的形象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提升,其mRNA技术的质量与中国制造的疫苗形成了对比,中国疫苗已经在该区域大量部署接种计划,但效果较差。

哈里斯将利用这一点,提议深化医疗和医疗合作,并在河内开设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的首个地区分支机构。

在新加坡,她还可能推动该地区几个国家达成数字贸易协议,该协议可能涵盖数字安全,以及人工智能(AI)和区块链等新兴技术的商定标准。

这样做的优势在于,在特朗普总统5年前突然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造成损害之后,美国可以重新参与亚太贸易网络,并参与美国具有竞争力的领域。

接种疫苗
美国的疫苗外交已经在该地区全面展开。

挑战中国

美国的东南亚外交政策可能旨在对抗中国在推动电信和其他先进技术方面的快速进步,即所谓的“数字丝绸之路”,例如,华为的尖端5G基础设施在许多国家占据主导地位。

拜登总统还在推动改变全球供应链的结构,以使美国企业摆脱对少数专业供应商(其中许多在中国)的依赖。

与特朗普政府专注于在南中国海投射美国军事力量以及与中国不断升级贸易争端相比,这些问题在东南亚的吸引力要大得多。该地区的任何国家都不希望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做出选择。

但这意味着,如果这些举措被视为尝试与中国对抗,即便是对这些数字化和供应链举措所产生的热情也将有限度。

美国必须接受这样的现实:通过去年11月签署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亚太国家与中国的贸易关系已经越来越紧密。

缅甸危机的压力

拜登总统多次谈到,外交“植根于美国最珍视的民主价值观”。

特朗普总统几乎没兴趣的人权问题也是新加坡和越南会谈的议题。

但这些议题不太可能像奥巴马总统在访问该地区时发表的高调演讲那样备受关注。奥巴马关于历史走向自由的言论鼓舞了年轻观众,但对那些变得更加专制、对异见更不宽容的政府来说,这几乎没有吸引力。

哈里斯肯定会敦促东南亚国家采取更果断的行动,以帮助恢复缅甸的民主统治,但是美国仍认为,东盟(即东南亚联盟国家的10个成员国)应该主导解决这次危机,到目前为止,东盟对缅甸的外交政策进展缓慢。

西贡中情局
1975年,人们登上了位于西贡的中情局屋顶上的直升机。

接受东盟的核心角色对东盟各国政府来说至关重要。美国和中国之间日益激烈的竞争以及所谓的“四国联盟”(美国、澳大利亚、日本和印度的新战略伙伴关系)在美国外交中的主导地位,令这些政府感到不安。

“东盟的噩梦是变得无关紧要,即失去在地区和平与安全行动中的中心地位”,蓬苏迪拉克说,“四国联盟不能扩大,不能给东盟蒙上阴影,这对成员国来说非常重要。”

东盟成立于1967年,当时正值越南战争的高潮,它的成立基本是为了使该地区的国家免遭邻国印度支那出现的恐怖局面。

1975年,美国的退出让该地区变得分裂、脆弱。东盟曾努力想结束柬埔寨的冲突,但这一冲突却持续了15年。

西贡和喀布尔的陷落相隔46年,在哈里斯副总统的访问中,两者之间惊人的相似之处不可避免。

但她无疑会指出,如今越南与美国之间密切的经济和战略关系证明,美国能够从灾难性撤军造成的损害中恢复过来。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6)
tokie 2021-08-24 回复
正的话都说不清楚利索,更别说长途旅行,舟车劳顿了。就只能让副的出游了。
浣熊君o_o 2021-08-24 回复
美国政要不管去亚洲哪个国家,九成九都跟中国有关系,去欧洲也有六成。
乐观坚强的贝蒂 2021-08-24 回复
美国现在是无可奈何花落去,大势已去,光嘴硬耍嘴皮子有什么用
BENCAN117 2021-08-24 回复
那英可以扮演哈里斯。
莉莉爱白米饭 2021-08-24 回复
哈里斯应该访问阿富汗才对!可能胆怯吧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