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传奇首页
游戏我的天下首页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2月07日 19.6°C-25.8°C
澳元 : 人民币=4.51
悉尼

女星沦为财阀玩物:被父子同时性虐,称生活不如妓女(组图)

2021-08-11 来源: INSIGHT视界 原文链接 评论19条

最近,阿里巴巴的事闹得沸沸扬扬。

就在这几天,人民日报旗下媒体评价此事:不要妄想像韩国财阀操控一切。

如果资本的权利大于国家,将是怎样一番景象?

说到被势力猖獗的财阀所控制的国家,大家第一个想到的,肯定都是韩国。

韩国财阀在它们国家几乎到了只手遮天的地步,他们之所以能将国家的命脉掐在掌心,通俗来说,还是因为富可敌国的财力——

三星、现代、LG、乐天等韩国十大财团的资产,占到了韩国GDP的85%。

2012年是韩国财阀经济的一个鼎盛期


位于韩国首尔的三星城

女人成为玩物,总统也可沦为棋子,所有韩国人都不得不“臣服”于韩国各大财阀。

韩国财阀在不断上演“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的戏码。

韩进集团是韩国十大财阀之一,在巅峰时期曾拥有大韩航空、韩进海运、韩国空港、韩进陆路等12家大型企业,员工人数高达到2.5万人。

2002年,创始人赵重勋去世,长子赵亮镐接管韩进集团最重要的经营部分——大韩航空。

赵亮镐这一家,可太能作了。

从左到右依次为长女赵显娥、长子赵源泰、赵亮镐和二女赵显旼

先说说大女儿赵显娥。

2014年12月5日凌晨,赵大小姐乘坐自家航班出行。就在飞机滑往跑道时,她突然勃然大怒,命令飞机掉头折返至登机门,并把乘务长赶了下去,导致飞机整整延误了20分钟。

什么事惹得大小姐这么生气呢?

仅仅是因为空乘在没有请示的情况下,给赵显娥送了包坚果,但坚果没有拆开并倒在精美的碟子里端上来。

蛮横无理的赵显娥在韩国激起众怒,她站出来道歉,但真不真诚就另说了。

2015年2月12日,赵显娥因违反航空安全法等罪名成立,被判入狱一年,但家底那么厚,总能想办法把她给捞出来。

果不其然,5月22日的二审,赵显娥因“变更航道”罪名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10个月,缓刑2年,直接当庭释放,很快就开始重新主管大韩航空旗下的酒店业务。

平昌冬奥会前夕,赵显娥还陪同老爸赵亮镐一起传递了奥运圣火。

恃强凌弱、嚣张跋扈、恣意妄为且光明正大。

不懂得消停的后果是,没过几年,这家子又出事了,这次仗势欺人的“霸道千金”,是赵显娥的妹妹赵显旼。

2018年3月的一次公司会议上,赵显旼因为没有得到广告组组长满意的答复,当即破口大骂并将水杯里的水泼在了对方脸上。

其实这一家五口都不咋把人当人。

赵亮镐的老婆,是前韩国交通部副部长李在澈的女儿李明姬,这女人坏得很,仗着自家势力大,习惯性打骂和侮辱下属。

她向员工扔过花盆,对保安扔过剪刀,拿脚直接踹保安也是家常便饭...

李明姬还不止一次的让家里佣人对她下跪道歉,并且满嘴脏话,对佣人说:“就是要杀了你”“去死吧,你这个乞丐般的家伙”。

家里唯一的儿子赵源泰看上去眉清目秀,但真不是个东西。

曾经因为违反交通规则被交警拦下,结果脑子一抽,直接撞伤交警逃逸;赵源泰还因为嫌弃77岁老太太过马路时太慢,下车直接推倒老人,导致奶奶头部受伤住院5天。

最重要的是,赵源泰连读个大学都要“走后门”。

1998年,他从美国一所大学完成两年制课程后,转入位于韩国仁川的仁荷大学读书,这所大学是韩国名校,排名靠前,但当时的赵源泰压根没满足转学的学分要求,为什么能随便转学呢?

别问,问就是仁荷大学也属于韩进集团。

韩国社会在财阀们的胡作非为下,确实尽显不公,但赵家上述的所作所为,不过是财阀在韩国坐享特权的小打小闹。

在一些肮脏的财阀眼里,玩弄并摧毁一个女人,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根据韩国官方公布的调查数据显示,45.3%的韩国女艺人曾被要求给男性权贵陪酒,62.8%的韩国女艺人曾被节目关联方或者社会有实力者要求进行性接待。

2009年3月7日,韩国女星张紫妍在家中自杀身亡。

2011年,张紫妍的遗书被曝光——

2005年至2009年,她被经纪公司要求,向大企业、金融机构高层人士、演艺企划公司负责人、新闻媒体高级主管等31名男性,先后提供100多次性服务,最多一次,张紫妍被迫同时跟四个男人睡觉。

受尽屈辱的张紫妍曾经对朋友哭诉说,自己平均每天要陪4次客人,活得还不如一个妓女。

为了更好的“服务”这群男人,经纪公司还会逼她吃下催情剂甚至毒品,就算母亲忌日,张紫妍依旧要被迫陪睡。

在张紫妍自杀前没多久,公司还要求她去做结扎,好让侵犯她的人“无后顾之忧”(彻底剥夺一名女性做母亲的权利,只为了给有权势的男人陪睡?)

在长长的陪睡名单里,赫然写着乐天集团董事长辛格浩和其子辛东彬的名字!


辛格浩和辛东彬

一个80多岁的爷爷,一个50多岁的大叔,父子俩在同一时间侵犯一个只有二十几岁的姑娘,还用酒瓶对其进行性虐待!

人性何在?

除了乐天两父子之外,三星集团的前女婿任佑宰(当时任佑宰还未与三星千金离婚),也在张紫妍去世的前一年和她有过35次通话的记录,警方说会彻查,但后来就没有了下文。

MBC电视台爆料说,警检甚至连一次都没有传唤过任佑宰。

左为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的长女李富真,任佑宰之前为李富真的保镖

一个已经下定决心自杀的人写的遗书,说谎的概率并不大,但这件事最后竟被生生给压下去了。

张紫妍事件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的呢?

严格来说没有结果,除了恶魔老板被罚款2400万韩元之外,其他“大佬”均因「证据不足」被认定为没有嫌疑。

一个女星的自杀,在强大的财阀势力面前,没有掀起一丝波澜,毕竟,在他们看来,死的只是一个掌中玩物。

有人要问了,财阀这么目中无人,韩国总统文在寅难道不管吗?

管,可是没用啊。

2016年12月9日,朴槿惠因崔顺实事件被弹劾。

三星集团前会长李健熙之独子李在镕,曾经为了拿到三星集团经营继承权,直接跟时任总统朴槿惠及其亲信崔顺实“寻求帮助”,因此牵扯进其中并被逮捕,2017年8月那会儿,李在镕被判了5年。

李在镕律师表示会上诉,并“相信裁决会被推翻”。

果不其然,仅在几个月后的2018年2月5日,首尔高等法院改判2年6个月,但缓刑4年,李在镕当庭获释。


图源:DW

按照韩国财阀的潜规则,这应该就差不多完事了,但李在镕碰到的,是文在寅。

文在寅在当选韩国总统之前,曾长期担任时任总统卢武铉的幕僚长。

这个卢武铉父母都是农民,他也被称之为“草根总统”,上台后为了防止韩国财阀膨胀做了些动作,结果被逼到跳崖自杀。

但跟财阀死磕的精神,延续到了文在寅这里,文在寅也被称为“卢武铉之影”。

好不容易抓到的大鱼,怎么可能轻易放手。

于是,最高法院认为二审中被判为无罪的部分存在问题,打回重审,2021年1月18日就判处了李在镕有期徒刑两年零六个月。李在镕被当庭逮捕。

这次李在镕倒是“乖”了,居然接受了宣判结果,没提起上诉。

其实,作为财阀中的一员,锒铛入狱,不过是换种方式办公,像是SK集团会长崔泰源,曾在2013年被判17个月有期徒刑,却在狱中进行了超过1800次的商业会谈,然后又被朴槿惠给赦免出狱了。

连政府都给财阀开后门,咋斗?

但前面说过,李在镕遇到的是文在寅。

李在镕刚入狱不久,法务部就发出限制通报,禁止他在狱中从事与企业经营有密切关系的活动。

上有政策,鸡贼的李在镕也有对策,你不让我办公是吧?那我就去医院里养病。

今年3月,李在镕因突发阑尾炎被转送到自家的三星首尔医院接受手术。在里边整整呆了一个月,谁也不知道他在里面干嘛。

出院后没多久,就有各方势力站出来给向文在寅施压了——

在韩美国商会(由800多家美企、韩企以及其他跨国公司作为会员公司组成)要求赦免李在镕,因为他能助拜登一臂之力。

这个机构甚至警告韩国总统文在寅,“三星作为世界最大的半导体企业之一,如果不积极支持拜登总统的努力,韩国作为美国战略伙伴的地位将受到威胁。”

啥时候一个集团老板的存亡,还能扯上两国之间的外交了?

总统苦,韩国总统文在寅更是苦上加苦。

没过多久,韩国四大财阀——LG集团、SK集团、现代汽车集团以及三星电子负责人就和文在寅“共进午餐”了。


图源:韩联社

那天李在镕虽然在牢里蹲着,但在宴席上老有存在感了,因为整顿饭,几乎都围绕着一个主题:「赦免李在镕」。

一而再再而三的“逼宫”,是因为文在寅之前对赦免李在镕一事一直很强硬。

那顿饭之后,文在寅没有表态,但就在昨天下午,有消息称,李在镕将从8月13日起,被允许离开服刑场所得到假释。

从入狱到重获自由之身,李在镕仅花了207天。

这一场拉锯战,看来还是韩国的财阀略胜一筹。

可是,如果谁有钱,谁就能掌握着国家的大权,那么,人民的世界就将是灰暗的——

他们可以以践踏人权为乐,他们可以随意玩弄、侵犯女性,他们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犯法之后全身而退,他们可以...

他们可以干任何他们想干的事,因为就连法律这个最低的道德底线,都无法伤他们分毫。

任何资本,都不要妄想操控国家,哪怕你富可敌国。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19)
2021-08-11 回复
日本韩国男人就是畜牲
悉尼PUA怼人 2021-08-11 回复
中国算透明的了
悉尼PUA怼人 2021-08-11
不让你说话了?
JYXxx 2021-08-11
言论都被控制,何来透明?
中美缓和轮运绿蛙心碎太平洋 2021-08-20
被网友们锤了几十遍最后不敢上线的是阁下吧?被禁言多次的也是你这个脑残吧?真的回去多读点书再出来现眼不好吗?
Maggiema 1个月前 回复
张高丽和彭帅是属于这种吗!?
Maggiema 1个月前 回复
张高丽和彭帅是属于这个吗?
z猪猪 2021-08-11 回复
没有完美的政权,各有利弊罢了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