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传奇首页
游戏我的天下首页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2月02日 21.3°C-27.7°C
澳元 : 人民币=4.53
悉尼

HSC2021 | 通勤20公里+的精英中学和私校学生

2021-08-02 来源: 腔调阿朱patrickzhu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按照目前新州政府和教育部的安排,12年级学生将在两周后返校,届时将有数万名高三大孩子在大悉尼范围里通勤的行程长达20公里。而疫情热点地区的一些学校有来自近100个邮编和新冠疫情爆发集中地区的学生。

学生们的通勤里程 - 尤其是进出封锁最严地区(8个LGA)的来回行程公里数 - 让教师和一些医学专家感到震惊,他们认为,学生与essential workers没有什么不同,应该尽量减少他们的活动。但也有人说,这种风险是可以降低的。

新南威尔士州教师工会的行政官员将于周二开会,称教师们对该计划感到“愤怒”,对报社说它不排除采取罢工行动的可能性。会议将"审议旨在保护所有工会成员健康和安全的所有备选办法"。

大部分的远距离通勤来自公立精英学校和私立学校的学生, Sydney Boys’ High School有来自于163个不同区的学生,其中相当一部分学生来自疫情最热点地区Georges River LGA的Hurstville(阿朱注,好事围是南区华人重镇)。

图片

州长Gladys Berejiklian上周宣布,尽管COVID-19新增病例数量不断上升,最热点地区的居民受到进一步外出限制,但12年级HSC学生将于8月16日返回校园。上周的数据显示,约四分之一的COVID-19病例是19岁或更年轻的人。

Penrith High School的学生从Kellyville, Blackheath和Homebush等区到Penrithh的学校平均每天往返50公里,而Gosford High School的学生每天往返悉尼北区和Newcastle近48公里。

图片

图片

新南威尔士州教育部2019年的数据是基于所有学生居住区的邮编,但反映了普遍的通勤模式,不仅是12年级的学生,而且很多11年级的学生 - 尤其是公立精英中学的学生 - 他们也参加HSC考试,作为加速课程(accelerated programs)的一部分。悉尼大约有5万名HSC学生。

图片

图片

图片

私立学校的学生也来自城市的各个地方,但他们的居住区的数据并不公开。然而The King’s School等私立学校有数百名来自北岸(North Shore)的学生。位于上北岸(Upper North Shore)的Knox Grammar有来自全悉尼各地的约380名12年级学生。

公立普通中学上学的学生的居住地也相当分散。过去的数据显示,43%的公立普通中学的学生居住在学校学区以外。Burwood Girls ' High School是一所很受欢迎的内西区(inner west)公立普通中学,有远至居住在Liverpool和Hurstville的学生每日通勤来上学,而Bankstown Senior College有550名来自西南地区的学生学习HSC课程,其中许多是过18岁的成年人。

Berejiklian州长表示,来自最热点地区的12年级学生将有接种疫苗的选择,学生们可以从8月9日起在奥林匹克公园的Qudos Bank Arena预订接种疫苗。大约需要五周的时间-三周的间隔时间(间隔时间是为了让疫苗药效有效) - 他们的免疫力达到最大峰值。

周日Berejiklian州长对上周宣布的返校政策进行了条件限制。“请知道,会有严格的条件限制,特别是在那八个最热点LGA。我们不希望局势恶化,所以我们不会做出使局势恶化的决定。” 目前尚不清楚这是否意味着来自热点LGA地区(代表悉尼许多最弱势贫困地区)的学生将受到学校出勤率规定的限制。

州政府表示,学校将使用快速抗原检测来检查学生是否为COVID-19阳性。然而,有关这些测试将如何进行的细节尚未透露。澳大利亚医药管理局(Australia’s Therapeutic Goods Administration)不允许在家里进行检测。

新州中学校长理事会(Secondary Principals Council)主席Craig Petersen表示,许多学生和教师都对最热点地区的通勤感到担忧。他说,学生甚至在到达学校之前,就可能在公共交通工具上传播病毒。他说:“学校招生区域并不完全在本地居住区的范围内,Menai High School并不在LGA的热点重点管制地区,但它离Fairfield、Canterbury Bankstown 和 Georges River都很近,很多学生都住在这些地区。”

几位不愿透露姓名校长(因为他们没有被授权对媒体发言)说,他们担心会发生超级传播事件。

悉尼大学教授Mikhail Prokopenko的模型表明,城市的社交距离不足以遏制疫情,他说虽然他没有为学生的通勤建模,但最大限度地减少活动是重要的。他说:“我们最近的研究得出的主要结论是,悉尼需要坚持加强社交距离的措施,并限制出行和移动,以控制Delta变异毒株的爆发疫情,直到有足够多的人接种疫苗。”

传染病专家Peter Collignon说,十几岁的学生在城市里通勤移动所带来的风险“和其他essential workers离开当地行政管辖区一样”。他说:“你想要限制移动。这是封锁成本与经济和社会成本之间的平衡。” 他建议教育系统寻找降低学生通勤风险的方法,比如参加Trial Exam的HSC的学生在离家更近的学校参加同样科目的考试。他说:“我们想做的是尽量减少与他人的接触。”

然而,儿童和青少年健康专家Robert Booy教授表示,学校可以通过戴口罩、快速测试、接种疫苗、禁止学生聚集以及错开课堂上课时间短来降低风险。年轻人传播病毒的可能性较小。他说:“我认为有超级扩散的可能性很低。学生们受过良好的教育,他们是聪明的年轻人,他们知道不要有危险的行为。如果12年级学生顺利返校,其他年级的学生也可能会跟上。一步一步来,让12年级的学生们先回来,然后让我们看看我们是否能让小学生们也回来,10岁以下的孩子重返学校从课堂上受益很大。”

新南威尔士州教育部发言人表示:“新南威尔士州卫生部正在与新南威尔士州教育部合作,确保在受新冠疫情影响的悉尼西部和西南部地方市政厅区域的HSC学生安全接种疫苗。除了接种疫苗外,大悉尼的所有学校都将在学生返校时实施严格的3级限制措施。”

图片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