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传奇首页
游戏我的天下首页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9月16日 9.6°C-13.6°C
澳元 : 人民币=4.72
悉尼

澳洲私校“家底”首次曝光!资产增长速度超房市和股票,附top50名单(组图)

2021-06-18 来源: 澳洲中学 原文链接 评论1条
都说澳洲私校非常富有,那么它们到底有多富有呢?2015年至2019年,澳洲最负盛名的私立学校资产达85亿澳元,累积资产的速度超过了房地产市场或者股票交易。

图片

据悉,2015年至2019年间,澳大利亚顶级私校总资产飙升逾40%,约合25亿澳元。这主要得益于:

1、不断上涨的学费;2、校友捐赠;

3、基建热潮;4、和纳税人援助。

01 澳洲最富学校总资产飙升

《时代报》和《悉尼晨峰报》进行的一项调查,首次计算出了澳洲最富的50所私立学校的全部资产。

它们现在资产价值达85亿澳元,42%的资产增长速度,轻松超过了同时期的全澳房地产市场和ASX200指数。

图片

全澳资产最多的50所学校名单如下所示:

全澳资产最多的学校Top8

图片

全澳资产最多的学校Top9-16

图片

全澳资产最多的学校Top17-24

图片

全澳资产最多的学校Top25-32

图片

全澳最富Top33-40

图片

全澳资产最多的学校Top41-50

图片

图片

仅悉尼Shore School现在的资产就超过了5亿澳元。不少著名学校也都报告有盈余,2019年,最富50所学校的盈余为3.97亿澳元。

图片

与此同时,这些学校还在2019年获得了6.26亿澳元的政府资助。至少有13所学校的盈余超过了政府当年的拨款。

(备注:The Age 和 Herald对数百所学校的财务状况进行的分析,使用学校的资产来衡量其财务状况,而没有考虑它们的负债情况。)

然而,通常,高收费学校的债务水平往往比较低。例如,Shore School,拥有5.43亿澳元的资产,而负债只有5200万澳元。

02 老牌顶级私校 坐拥丰富资产

分析显示:资产最多的学校多是澳洲历史最悠久的学校,通常是男校或者男女混校。经过100多年的发展,它们的校友往往在政治、商业和法律领域都很突出。

图片

这其中包括维州的一些学校:

Geelong Grammar

Scotch College

Melbourne Grammar

图片

悉尼的一些学校:

Knox Grammar Schoo

Shore

The King’s School 

以及布里斯班的Anglican Church Grammar 。其中还包括少数中等水平的天主教学校和伊斯兰学校,许多学校在设施上花费了数千万澳元。

图片

悉尼的Scots College:正在斥资2900万澳元,建造一座苏格兰贵族城堡风格的图书馆。

悉尼的Cranbrook School:已经启动了一项耗资1.25亿澳元的高年级校区重建计划,其中包括建设一个50米深的地下游泳池。

图片

Melbourne Grammar:耗资3000万澳元建造了一个5层科技中心,配有屋顶花园和气象站。

Caulfield Grammar:耗资2500万澳元,建造了一个新的最先进的水上中心。

图片

悉尼大学教育史教授Helen Proctor说:“这些学校拥有这么多巨额财富,却声称需要公共资金,真是令人震惊。”

Proctor教授表示,近几十年来,顶级私校变得更加招摇,这反映了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澳大利亚社会普遍存在一种不平等加剧的趋势。

“我认为本世纪展示财富的理念变得更加重要。一栋像太空站的建筑看上去很先进,但都是一种营销手段。到处都是品牌宣传,校友们也想要校园里到处都有他们的名字。”

03 墨尔本私校更富有、影响力更大

除此之外,分析还显示,墨尔本排名前20的学校要比悉尼学校略微富裕一些。

图片

维州资产最多的学校 Top20

图片

图片

图片

新州资产最多的学校 Top20

图片

图片

图片

悉尼大学教育史教授Helen Proctor说,顶级老牌私校,在墨尔本的影响力尤为明显,其中一些学校可以追溯到淘金热时代的财富繁荣时期。

而悉尼有大量的公立精英中学,并占据了一席之地,比如澳洲总理莫里森、新州州长都来自公立精英中学。

图片

事实上,悉尼和墨尔本都有浓厚的精英私立学校文化,但墨尔本的历史更悠久一些。

自20世纪50年代中期以来,每位维州州长都在私立学校接受教育,这包括收费高的私立学校和收费相对便宜的天主教学校。

维州最高法院法官都接受过私立教育。

图片

政治和商业方面更加多样化,但私立教育背景也更为重要。过去10位总理中,有6位接受过私立教育。

04 学生背景,非富即贵

政府网站My School的数据显示,就读于高学费私立学校的学生绝大数来自更为优越的家庭。

图片

在墨尔本和悉尼最富有的20所学校中,几乎只有不足10%的学生来自社会经济地位较低的家庭,有些学校的这一比例仅为2%。

Grattan Institute的教育项目主管Jordana Hunter表示,无论是公立学校还是私立学校的学生,如果有来自不同社会经济背景的同学,都能从中受益。

“如果我们让学校变得过于隔离,我们就真的失去了建立一个更加协调和包容性社会的机会。”

图片

来自Melbourne Grammar 的校长,同时也是澳大利亚私立学校游说团体董事会成员的Philip Grutzner说,如果没有公共资金,学费就需要上涨。

他说,并非所有的Melbourne Grammar学生都来自富裕家庭,大约有300名学生获得了奖学金、助学金或其他费用援助。

然而,由于这些家庭非常重视教育,所以他们非常努力地为孩子提供最好的教育经历和机会。“我们的许多家庭为支付学费做出了巨大的牺牲。”

Cranbrook拒绝就其资金来源或建设计划置评。

转载声明: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今日澳洲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content@sydneytoday.com。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1)
調理農務蘭花系 2021-06-19 回复
貧富懸殊的學校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